西班牙“奔羊节”也疯狂

  “无论过了多少个世纪,我们的传统是亘古不变的,每到天气变化的时候,我一定会赶着我的羊群,去走先人曾经走过的路”一个西班牙牧人曾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正在埋头看我新买的摄影杂志的室友突然抬起头来,指着一张图片问我,“你说这张图片是不是ps上去的?”我仔细看了看,原来是一大群绵羊在太阳门广场上穿越了人群,一路小跑着。我随口说了一句,太阳门广场怎么会有这么多羊,这就跟长安街上跑驴车一样,不可能,我立刻下了结论,是p的,不过想想这个摄影师还真是有创意。

  几天以后,突然接到大伟打来的电话,说这个周末有奔羊节,牧民们会赶着自己的羊群穿过太阳门广场,听到这个消息,我立刻傻眼了,赶紧又将那本杂志翻出来看了又看。西班牙人还真是有意思,已经有了刺激的奔牛节了,居然还有一个奔羊节,想必这个周末太阳门一定会比往日更加热闹。

  其实奔羊节是大伟随便杜撰出来的一个名字,这个所谓的“奔羊节”真正的名字是迁徙节。说到这个节日,就要追溯到几个世纪前了。在很多年前,那时的西班牙还是一个相对强大的农业国家。

  放牧在西班牙占有很大的比重,每当季节交替的时候,牧羊人就会赶着羊群,从北部或西部去南部温暖的草场,这样的自由迁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传统习惯。

  然而这是这种没有任何管制的自由迁徙,导致羊群走过的地方,葡萄园、庄稼地总是一片狼籍,而自由惯了的牧民,也没有什么责任心,趁主人没来的时候,就已经赶着吃的心满意足的羊走了。

  当田地的主人赶到的时候,这群罪魁祸首早已经在几十公里外了。气急败坏的田地主人们不断的向国王反映,终于,被人称作智者的阿方索十世颁布了一条法律。

  牧民可以自由的赶羊群迁徙到南方,但是5条禁令:不得让羊群破坏途经的葡萄园、庄稼地,果园,牧场和草地,如有违反者,将遭受非常严厉的惩罚,而每一千只羊,需要向国王上贡5只。

  这条法律,让牧民们头疼不已,而每年他们都要经过马德里,在繁华的市中心赶着羊群,走到市政厅去交纳他们的上贡。过了几个世纪,上贡的活动已经开始变成了游行,成为了一个仪式。

  虽然现在牧羊人越来越少,卡车代替了步行迁徙,笼子代替了勇猛的牧羊犬,即使是像狼这样的野兽,也很难看到他们的影子,每年的这个时候,牧民们还是会赶着他们的羊群,进城溜达一趟,去市政厅象征性地交纳上贡,就像他们的祖先一样。

  星期天的上午,被大伟的电话吵醒,我赖床的习惯还是改不掉,明明定了闹铃,可还是起不来。睡眼惺忪地看看表,发现离开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顾不上洗漱,拎起相机就往市中心赶去。

  出了地铁,发现太阳门广场早已经是人山人海。西班牙人总是喜欢热闹,人们早已经将游行的主干道——马约尔街给围住了,费劲地在人群中穿梭,今天是节日,谁会为一个“横冲直撞”的老外而不开心呢?打心眼喜欢西班牙人那种乐天派的性格,一点点的小事都可以让他们开心半天。

  游行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开始了,而阳光也从云层中透射出来,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身着传统牧民服装,牵着巨大牧羊犬的几个人,他们身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木雕饰品,以及响板,海螺号角等等。

  手中拿着一根螺旋型的牧羊手杖,脚上穿着一双带有四个木头跟的木鞋,这让我想起很小的时候,有人会在老棉鞋的底子上钉两个木片,防止泥浆将鞋面给弄脏。

  不过这些都是在记忆里的事情了,而那样的老棉鞋,我至今没穿过。巨大的牧羊犬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人,似乎有些兴奋,在皮带的牵扯下,还是异常的躁动。

  巨大的体型使人联想到巴斯克尔的猎犬,也许小说里那只被涂上磷粉去装扮传说中猎犬的就是这样的牧羊犬吧!我一点都不怀疑在当时野兽横行的年代,这些牧羊犬是如何勇猛地包围着羊群。

  为首的一个吹响了海螺号角,游行的队伍开始移动,他们牵着牧羊犬开始缓慢地沿着马约尔街向太阳门广场前进,后面紧跟着几匹健壮的安达卢西亚马,马的鬃毛都被修建的非常整齐,看起来很精神。

  当第一个队伍走过去以后,我才看到为首的几个牧人背上背着不知道什么动物做成的背包,很是粗旷。打头的孩子有板有眼地敲着腰鼓,站在他旁边的姐姐在费劲地牵着牧羊犬。

  而接下来的队伍,他们举着巨大的旗帜,纪念他们的祖先,纪念羊群的迁徙。曾经的牛铃声如今已经换成了欢快的响板,穿着传统服饰的牧人们,欢快的唱着跳着。

  今天是属于他们的节日,他们褪下往日的土气,在大城市最繁华的地方纵情地“撒野”,围观人群的情绪不由得被感染,很多人也跟随着节奏为这些牧人精彩的表演欢呼。

  紧跟在表演队伍后面的,是穿着传统服装,手持牧羊杖的牧民们,他们笑着向围观的人们挥着手,高脚的木鞋在柏油马路上拖拉,发出清脆的响声。

  骑手们向人们表演着精湛的马术,一会儿横着侧步踏行,一会儿小跃而行,仿佛是马儿们在跳着芭蕾。远远听到密集的踏地声,不似马蹄声的清脆,也不像牛蹄声那样铿锵有力,有些轻快,但可以很清晰地分辨出是一群。

  随着人们的欢呼,几个牧人赶着一大群羊沿着马约尔街快速前进着,大家的情绪在羊群的出现后被提高到了最高点,父亲将孩子举上了肩头,游客们兴奋地按动着快门。

  但天气却突然地阴沉了下来,天上砸下了零星的雨滴。看到羊群赶过来,我开始往前跑,为的是在羊群到太阳门广场之前可以赶到高处。站到高处,视野开始变得开阔。

  在阳台上,可以静静地听着楼下的人欢快地喊叫,看骑手们表演他们的马术,少女们打着响板载歌载舞,而远远可以看到羊群开始靠近了。正当游行进行的很顺利的时候,本来只是零星的雨滴,忽然地变成了瓢泼大雨。

  游行的队伍开始加快了脚步,赶羊的牧人不断挥舞着手中的手杖,羊群惊恐的向中心挤着。 据说羊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动物,他们需要感觉到群体的温暖才能缓解心中的恐惧。

  它们挤成一团,但却又不失队形,真的很可爱,当然一方面还需要牧羊人在两边用手杖驱赶着维持。从上往下看,羊群如同一条灰白色的丝带,从街道穿过。

  而围观人群各式不同的衣服,则和整齐的羊群成鲜明对比,不得不感叹这样有趣的奇景。由于下雨的缘故,我就躲在朋友的阳台上不出去了。而游行的队伍,他们则要走到拉比力亚广场,这是市政厅的所在地。

  他们要向很多年前他们的祖先那样,按照中世纪的古老规矩,首领向市政府进献100马拉维迪古币。时光飞逝,岁月变迁,很庆幸这样的习俗能够保留下来。

  牧羊迁徙文化,实际上是人类文明传播的推动者。这条路,还是当年牧人们走的那条路,只是当年羊群奔过扬起的泥土尘烟在新建的柏油马路上再也找不到痕迹了。

手机访问 深圳旅游首页


去哪玩?深圳旅游攻略交流行程、攻略、花最少钱玩最hi
如果您要投稿或合作,请联系小编QQ:2355734586
热门推荐
本地宝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地宝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